我与这个世界

2022-02-09

注意:本文为一篇非常主观的文章。可能会与你的看法,观点,思想有所不同。若感不悦,可即关闭。

关于标题

在华夏的传统文化里,为表谦卑,书面里会用其他文字代替我。
比如用自己的名,如“亮有一计”,自称时称“名”,称别人时称“字”。
比如贫道,贫僧,洒家,鄙人,小生,小女子,末将,小臣,下官,在下,小可,不才,仆,等等。

一个例外是朕。

我,本是指商朝至战国时的一种砍杀型冷兵器。后假借义表示第一人称。

假借字是汉字中的一类用字法,属于六书之一。

以我为标题,从某个角度来讲确有不敬,狂而惶恐。潜移默化在写文时,矛盾间习惯了省略主语。
年少时也爱写个只言片语,后感愚蠢至极,便又删了。
到了中年为几个铜板,读书时间越来越少,思维方式也不得不应景切换,提笔亦无词。也觉好笑。

然今已年过半生,老来无忌,就这么乱走余生吧。

文化和思想

年少时喜读历史,对华夏文化甚有好感,对春秋战国,礼坏乐崩,百家争鸣那段尤为喜欢。

史书原词是:礼坏乐崩。后来不知怎得变成了礼崩乐坏,我等非学者,达其意即可。

亦曾读过几本西方的书,对东西方文化均不排斥。
没有对错,一个思想的形成,一个文化的形成,有太多的影响因素,那些最本质的因素个人是很难可以改变的。

对一个文化的形成,从下往上看较容易明白。
比如东方的农耕文化,是需要稳定以及劳动力的,逐步的形成家为最小单位。
比如西方文化源于欧洲古希腊文化,古希腊文化的代表人物亚里士多德认为,人是理性的个体,人的理性来自于对事实的观察和分析,所以西方的个人主义观念是强于传统的集体主义观念的。 西方人口流动规模较大,相比东方的圈地种田了此一生,西方更容易形成经商的流动环境,又加固了个人利益观念。
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,不谈好坏。

家的思想

汉语中的“国家”一词,上古称为国,儒家强调“家国同构”,从而形成了“家”“国”并提。
我们很难找出一个英文单词的含义和国家这个词相匹配。

对于很长一段时间西方是以宗教治国的,而其实东方的夏商也是神权法法律思想,只不过很快被周公(姬旦)改造为“以德配天”的德治思想和“为国以礼”的礼治思想。
周公第一个提出了一套比较系统的政治法律学说。对于能够提出一套系统思想的人,不简单,是为大者。
周公思想后被儒家发扬光大。

法家思想促使了秦国的强大,后来儒家思想算是对法家思想起到了约束作用,这种约束实际上是也是对统治者的一种约束。后来大部分朝代对国家均是法儒并治。

家的概念对东方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核心的单位了。
百家争鸣,不是百教争鸣,儒家而不是儒教,法家而不是法教,墨家而不是墨教。
就连国,也是叫国家,国也是个家,这个家的最高单位叫天,皇帝叫天的儿子,天子。

杨朱

百家中,个人更喜欢杨朱的思想。
杨朱曰:
“伯成子高不以一毫利物,舍国而隐耕。大禹不以一身自利,一体偏枯。古之人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,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。人人不损一毫,人人不利天下,天下治矣。”
远超西方的个人主义,简直纯粹至极。
孟子谈墨翟和杨朱:
“杨朱、墨翟之言盈天下,天下之言,不归杨,即归墨。”
“杨氏为我,是无君也;墨氏兼爱,是无父也。无父无君,是禽兽也。”

君,尹加口。“尹”甲骨文象形权杖,意为执政;“口”意为命令。为“君”会意为“执政号令之主”。

只是杨朱思想留下的文字太少,实为可惜。

莫谈好坏,莫谈对错,就连道德的好坏标准都会随着历史的更迭而变化,更别谈基于经验来逐步完善的法律了。

我们与思想

每个人的思想都会不同,甚至不同到无法沟通。
所以当遇到和自己思想不同又无法沟通的人,也不必太在意。可以尽量不产生交集,以免双方不愉快。
很多的思想不同产生的不愉快其实涉及到一个同理心问题。
更高级的思考问题的方式是有效的选择性思考,最高级的思考问题的方式是及时换位思考。
人间那么大,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圈子。人生很短,无须强求。

暴力,野蛮,文明

从大的角度去看,无论是被称之为的野蛮,还是被称之为的文明,本质其实是一样的。
背后都是基于暴力。先不要把暴力当作一个贬义词。或者可以称其为力量。
以野蛮行为进行的资源转移是基于暴力,以文明行为进行的资源转移其背后的规则仍是基于暴力的维持,包括所谓的现代文明。
只是现在很多人从出生到长大都是生活在治安好,经济好的城市,已经无法切身的理解最原始的规则。
做好自己,礼貌他人。

民主,自由,集权,专制

当我们谈论这些概念的时候,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其定义即背后的运转机制。
其实大部分现代国家的核心治理方式的区别并没有我们想象的大。
政治这个东西,太复杂,也太容易产生分歧。不如去听听音乐。

个人与集体

个人和集体的利益在很多情况下是冲突的,也在很多情况是互利的。

我与这个世界

我之渺小,如尘如沙。我之强大,如风如雨。

我与出生

若可选择,我本无意来此世间。
即来则安之,我非君子,亦可小人。
愿我之大半生是积极的,善良的。

我与复杂

生于贫困,知贫困之复杂。步入学校,知学校尤为复杂。进入都市,稍觉利益占主导地位的简单。
不排斥与任何人建立关系,也不期望与任何人建立关系。
为也不为,如水如茶。

我与钱

良田千顷,日仅三餐。广厦万间,夜眠七尺。
经过贫困,遇过奢华,虽也爱钱,不至狂热。
钱这个东西很有意思,在不同的时代,其角色的轻重亦不同。
有时你给别人钱是不礼貌,有时不给别人钱是不礼貌。
在现代社会,大部分基于利益的人类活动,钱是衡量个人价值的一个重要标准,所以钱就成了表达尊重个人价值的一个重要方式。

我与权

一时势,一权势。

我与色

理性好色

我与人生

一步静,多想系统的了解一切,奈何人生有限。
二步动,做点事。
三步死,死亡可能是一切的答案。

我与恩

情难还,恩难清。

我与怨

若你为,可不怨?

我与情

情乃意,不可表。

我与仇

不遗忘,不原谅。

我与死

死亡,或许值得向往。